“水鄉上海”值得看看的六座古橋

2021-09-14

  當你行走在上海的古鎮,感受江南文化的韻味,散佈其中的小橋流水是令人難忘的風景。澎湃新聞記者探訪了上海6座古橋,它們中有的在古鎮迎來送往,有的隱在郊縣田間,鮮有人問津;但相同的是,磚、木、石的簡易材料橫跨百年,各美其美。


望仙橋

全國僅存的木肋石板橋


  走進松江方塔園,有一座石與木結合的智慧結晶,石料承重,木料抗拉伸,用最少的材料造出了負荷力度最大的橋樑,它是望仙橋,上海地區現存在古老的橋樑,也是全國現存唯一一個木肋石板橋的實例。



  據南宋紹熙四年(1193年)的縣誌記載:“望仙橋在縣東南四百步”,足以證明此橋在南宋前已存在。望仙橋為平橋,橋面用浙江武康石築成,略呈弧形,其線條十分流暢。在橋墩上部的橫樑上有一排圓形榫眼,這是早年安置梁的遺跡,由此可見該橋系屬木梁承托的木石結構橋。在橋墩的石樑兩頭,刻有蓮花形圖案,極其簡練素雅。建園時,在小河近橋處築了約10平方米的石板平灘,遊人可以從橋下欣賞這座歷史悠久的古橋。



  望仙橋南北走向,跨松江古市河。橋面由四塊略呈拱形的武隸石條石並鋪而成,後中間兩塊由花崗石替換。兩邊墩座石砌,橫樑出挑兩端雕蓮花紋。橋面、橋下有多處榫眼。據考證,望仙橋為宋代樑柱式木石結構橋,石板橋面下原有木梁承托,橋面也有木欄杆,今均已無存。


迎祥橋

中國連續簡支梁橋的鼻祖


  元代迎祥橋始建於元至元年間(1335-1340),是一座青磚、水磨方磚、楠木、青石混合結構的五跨連續簡支梁架式橋。作為江南著名的元代橋樑,它不僅具有極高的歷史、藝術、科學價值,還被當代橋樑專家稱為“連續簡支”梁橋的鼻祖。



  迎祥橋以長青石塊拼成橋柱,為6柱5孔梁式石橋,石柱上架條石為橫樑,橫樑上密排“千年不朽、萬年不腐”的楠木作縱梁,縱梁上鋪砌小青磚作橋面,兩外側貼水磨籮底磚,橋身極薄,工藝屬全國罕見。



  迎祥橋可以說是非常特別了,橋面上不僅沒有設置臺階,兩邊也未設置護欄,相傳是因為元代蒙古族以騎兵著稱,經常要騎馬過橋,所以才這樣設置,不過橋面上每隔一步就有一微微凸起的石塊,所以上下橋是絕不會打滑的。據青浦區的資料顯示,元代書畫家趙孟頫、明代政治家劉伯溫、清代狀元陸潤庠等,都曾為迎祥橋寫詩作畫。


放生橋

上海現存最大、最長的大型五孔石拱橋


  去過朱家角古鎮的人,對放生橋一定不陌生。它在古鎮的入口處,數十米的大橋橫跨漕港,恢弘氣派。



  放生橋始建于明代隆慶五年(1571年),清代嘉慶十七年(1812年)重建。因橋興市,放生橋在古時承擔著通航洩洪、聯通兩岸的大任。如今一橋之隔,隔出了兩岸截然不同的風光。一邊是保持著黛瓦白牆原汁原味的“傳統江南”,另一邊則是演繹著極具上海城市文化特徵的“時尚江南”。路過放生橋時,還能遇見美麗的落日。


  放生橋薄墩薄拱,曲線柔和。全長72米,高7米,寬5米,是上海地區現存最大、最長的大型五孔石拱橋。此外,橋南北兩面臺階合計達122級,這麼多級數在江南石拱橋中也屬罕見。



  橋上的石刻技藝也十分出彩,龍門石上八龍戲珠,栩栩如生,橋頂四角雄獅昂首,形態逼真。橋東建有碑亭,供行人憩息,臨水築以石駁,鑿以鎖纜孔,為舟楫停泊所用。橋壁柱石上刻有清晰的楹聯:“帆影逐歸鴻鎖住玉山雲一片,潮聲喧走馬平溪珠浦浪千重。”


豐德橋

有橋無河的“旱橋”


  寶山羅店鎮的集市在早市午市時間是十足熱鬧的,走過幾個弄堂口,沿布長街往裡一打轉,僻靜木樓側邊露出橋的一側石階來,小橋流水人家的意境已生,再往裡,意境卻戛然而止——有橋無河——這是座“旱橋”。



  這是豐德橋,原系木橋,建於清代的康熙年間,清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改建為石拱橋,時為羅店鎮最大環形石橋,該橋系眾多鄉人捐資修建,故以“豐功偉德”之意取名,橋名刻於橋額上。據《豐德橋碑記》記載,此橋前後共建六七年之久,為“往來要衝”、“一鎮橋樑之冠”。橋面原有石欄杆,今已毀。


  橋跨老練祁河,後河道被填塞改為道路,這座橋就成了一座旱橋。橋附近的原住民多以“張”姓,他們也喜歡叫這座橋張家橋。



  如今河道被填了,橋下空間也一度雜亂無章,所幸後為保護古橋進行了環境整治。居民一邊懷念戲水的童年,一邊又覺得河道被填總體利大於弊。橋下來往電動車、自行車也不在少,反而形成了橋上走人、橋下行車的新默契。


九曲橋

每一彎雕刻一種季節性花朵


  上海中心城區現存的4座古橋,分別為豫園的九曲橋(明)、華涇公園的賓賢橋(清)、華陽路街道的香花橋(明、清)以及桃浦鎮的綠楊橋(清)。九曲橋無疑是名氣最響的一座。



  橋取“九曲”之名,不但有曲曲折折、曲徑通幽的感覺,更有充滿吉祥、尊貴的意境。每年新春,看豫園燈會、走九曲橋是上海人的老習俗了,寓意送走曲折和困難,帶來順利和幸福。


  事實上,這座建於清乾隆年間的古橋,最初為木橋,上世紀20年代因城隍廟發生火災而改為水泥橋。它既有連通湖岸、通行的功能,也是水面上重要的景觀。



  九曲橋如今的橋面為花崗石板,九曲橋頭尾的兩塊石板上各雕刻一朵荷花,每一彎曲處一塊石板上均雕刻一朵季節性花朵,如正月水仙、二月杏花、三月桃花……直到十二月臘梅。


  1982年,九曲橋所在的豫園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麟趾橋

上海內河中不多的可通航的古橋


  走進青浦區金米村金家村,青浦麟趾橋隱在一片雜草中,橋邊除了一個崗亭,百米內不見人家。橋邊的地裡種些瓜果茄,除了農人和釣魚者,平時少有人往來。橋兩側有楹聯,南聯為:“通億萬人往來,遙看彩虹駕水;建百千年功德,正逢鳥鵲迎秋”,北聯不可辨認。



  據橋側碑面介紹,麟趾橋於清康熙年間始建,嘉慶年間重建,為原金家橋鎮居民出行的主要通道,也是當時青浦、昆山兩縣百姓往來的重要通道,2001年被列為區級文物保護單位。



  從工藝水準上看,麟趾橋在上海並不算首屈一指,但它與現代社會的聯結似乎已高於不少別的古橋。麟趾橋拱跨11米,高5.4米,跨西大盈江,因此它成為上海內河中不多的可通航的古橋。


  但這也一度為這座橋帶來危機——2005年,一艘300噸的鐵駁船撞上麟趾橋,致拱券變形嚴重,橋身扭曲,後落架大修;2014年,石橋再次被撞,因此修繕時在石橋兩側加設防撞鋼架。後為保護橋樑免受過路船隻的碰撞,更好地維護文物,已禁止大型運輸船只在麟趾橋下通航。


  再往後,橋邊居民經歷整村搬離,一種在古橋身上頗為常見的悖論在麟趾橋上發生了——它成了一座修繕完好的展覽文物,卻在無人問津處讓自己的歷史使命終結,文脈難續。



來源:樂遊上海


上海市文旅推廣網提供旅遊景點 | 酒店 | 會展 | 文旅推薦 | 節慶盛事等權威上海文旅資訊。是為海內外旅行者及會議會展、獎勵旅遊和各類活動策劃者提供專業上海文旅及會展資訊的官方網站。